宋姣姣突然有松了口氣的感覺,萌萌的問題終於被揭過去了,她忙附和,說:“是啊是啊,還是外婆做的好吃,干淨。味道不比肯德基差。”

兩個孩子沒再說話了,畢竟小孩子是很好哄的,只要有好吃的,就能滿足。

回到家,把孩子們安頓得睡著之後,宋姣姣才全身的舒展下來,給南婉打電話,把今天發生的事講了一遍。

南婉驚呆了:“這司以桓做事也太莽撞了,怎麼能不聲不響的帶走孩子們,會把人嚇死的。”

“就是說啊,以前覺得他還挺好的,沒想到,他是這種做事毫不考慮別人的男人!我以前就是腦子抽了,竟然一門心思的想撲他,顏控害人不淺啊。”宋姣姣嘆氣。

“過去的也沒什麼好後悔的,孩子們安全就好。”南婉安慰。

“對了,你和戰稷現在怎麼樣?誤會都說開了吧。”宋姣姣突然想起來,這些天她只顧著煩惱自己的事情,也沒顧上問南婉和戰稷的進展。

“我之前還以為戰稷跟顧兮兮同居過,結果得知他和顧兮兮沒發生什麼。他們一直都保持著距離。”說起這個,南婉話語裡難掩欣慰。

宋姣姣感嘆:“還是你家戰稷好,多專一啊,又潔身自好,從來都不會跟別的女人有什麼過多的牽扯。就專心你一個人,還是這麼帥氣,這麼優秀的男人,南婉你以後有福喏。”

南婉聽得出來,宋姣姣話裡半帶打趣,但她也沒反駁,戰稷的確是個很好的男人。

“時間不早了,你也受了驚嚇,早點休息吧。”南婉說。

“好,你也早點休息。”

這邊,南婉剛剛掛斷電話,房門被推開,戰稷推著輪椅進來了。

他低磁的嗓音出口:“閨蜜又跟你訴苦了?”

南婉回頭,看到他,立馬感到一股親切感,她上前,推著他的輪椅,回答:“是啊,司以桓這個富家公子,關鍵的時候,真讓人不省心。”

“我還從來都沒見過司以桓為哪個女人這麼上心過。是宋姣姣改變了他,他剛走在從良的路上,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很正常。”

Advertising

戰稷這意思,是在替司以桓說好話。

真是難得啊。

戰稷從來不愛管閑事,也不會替誰說話的。

司以桓不愧是他的好兄弟,關鍵時刻,戰稷還是會維護他。

“他不是需要學習,他是缺根弦。不過他們的事情,得他們自己處理,我們操心也沒用。”南婉轉了話鋒。

把戰稷推到床邊,她坐在床上,替戰稷捏腿,一邊捏著一邊說:“過幾天,就是珠寶大賽決賽了,我晚上要加班畫稿,今天你自己睡可以嗎?”

南婉說完,遲遲沒得到回應,她好奇的抬頭,便看到戰稷那雙幽深的墨眸正暗啞的盯著她。

那眼神,南婉再熟悉不過了,她臉微紅,下意識有些無措,支支吾吾的問:“怎麼了,我臉上有東西?”

她還局促的摸了摸自己的臉。

戰稷唇角掀起笑意,說:“我可以陪你加班,你什麼時候忙完,我們什麼時候睡。”

南婉立馬拒絕:“那怎麼能行,你現在不能熬夜的,熬夜對身體不好。”

戰稷手指卻突然撥起她的下巴,一雙深邃的墨眸,飽含情愫,低磁的嗓音對她說:“以前你不在身邊,我一個人睡沒什麼,現在,沒有你,我睡不著......”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https://78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