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婉臉一熱,心髒湧起一陣悸動,眼前的男人不僅長得帥,還是她心儀的男人,他用這種深情的表情看著她,磁性好聽的聲音,還說著如此深情的話。

這叫她怎麼頂得住啊。

短短的幾秒鐘時間,南婉的心髒噗通跳個不停,真的很想捧著他的臉,狠狠的親他一口。

但是想到自己的設計還沒畫多少,而幾天後就要比賽了,這次的比賽對她來說很重要。

理智戰勝了感性,南婉趕緊將情緒一收,臉頰別開戰稷挑著她下巴的手,紅著臉笑著說:“我今天就不陪你睡,我要工作,我可是個事業型女性。”

她說這話,頗有打情罵俏的意味。

戰稷聽了,心情也很愉悅,他唇角溢著淺淡的微笑:“我陪你。”

南婉不可思議的回頭:“你說什麼?”

她還以為戰稷會調侃她一句,就她這種級別的設計師,連正經的工作都沒站穩腳步,還談什麼事業型女性?

畢竟她現在的處境真的很尷尬,論年紀,她已經三十歲了,很多珠寶設計師這個年紀已經名揚天下了。

而她卻只是剛起步。

每個月的工資也沒多少,就敢說自己是事業型女性!

她剛才沒過腦子,只是出於調侃說出來的,本來已經做好了准備,被戰稷取笑。

卻沒想到,他非但沒有取笑她,反而說陪著她。

戰稷大掌將她的小手牽起來,大拇指腹輕輕的摩挲她的手背,這個動作很曖昧,也代表著男人對女人的寵溺。

戰稷說:“陪你加班,你有不懂的地方,也可以問我。”

Advertising

聽著戰稷的話,南婉鼻尖瞬間酸澀起來,眼眶也開始發燙。

她真的很容易感動,戰稷只需要對她有一點點的支持和理解,她就感動得稀裡嘩啦。

她沒出聲,戰稷抬眸,正欲跟她說話,撞見她通紅的眼眶,他黑眸瞬間一震,臉色嚴峻下來:“怎麼了?”

他迅速反省,是不是他剛才說錯了什麼,導致她難受了。

南婉趕緊抽出手,局促的擦掉眼角的薄淚,視線看向別方,不敢跟戰稷對視,她口吻慌張的道:“沒事沒事,就是天花板的灰塵掉到眼睛裡去了。”

說著,她還假裝眼睛裡有沙子,揉了揉眼睛。

戰稷看了她一會兒,旋即明白了她如此表現的原因,莫不是被他剛才的話感動到了?

她還真容易滿足,陪她加個班,她就熱淚盈眶。

以前他怎麼沒發現她這麼容易滿足?

想到他和南婉的曾經,只有互相傷害和懷疑,而他對南婉愛恨交織,從來都沒真正的了解過她想要什麼。

原來,她想要的只是理解和支持,這麼簡單而已。

戰稷牽著南婉的手,說:“走吧,去書房。”

“嗯,我盡量早點完工,我們早點休息。”南婉站起身來,繞到戰稷身後,推著輪椅。

書房裡,南婉坐在書桌邊,認真的畫圖,而戰稷坐在南婉身邊,一雙深邃的墨眸盯著她的側臉,她在專注的畫圖,而他在專注的注視著她......

Advertising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https://78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