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時分,金恩柔作為沈夫人的外甥女,與沈家人其樂融融地用餐。

只有沈驚覺一人,俊眉緊鎖,毫無胃口。

白小小就這麼跟唐樾走了,所有的細軟都沒拿,包括那兩千萬和別墅。

“小小呢?怎麼沒下來吃飯?”沈董沈光景詫異地問。

“我們離婚了,協議書已簽完。”沈驚覺垂眸回答,“擇日會去辦手續,領離婚證。”

沈光景愕然,“離婚?為什麼?!”

“哎呀景哥,我早就跟你說過的,驚覺和小小根本不合適,兩人之間本就是老爺子他強撮合的。”

沈夫人秦姝嘆了口氣,“那孩子委屈了三年,如今她肯釋懷放手,和驚覺一別兩寬各生歡喜,這其實對兩個孩子來說都是好事啊。你也知道,驚覺心裡一直愛的是柔兒。”

“驚覺,婚姻大事不是兒戲,更何況小小那孩子......”

“爸,我們離婚協議書都簽完了,白小小也已經離開了這裡,淨身出戶。”沈驚覺煩悶地皺了皺眉。

“謔,那個鄉下妞蠻有骨氣的哦。”

三小姐沈白露冷笑,“她這不會是苦肉計吧?到時候她可別到處亂說是咱們沈家虧待了她。”

沈驚覺聽了這話,眉間籠起一縷慍色。

“驚覺,這次你行事太草率了,爺爺還在病中,你該如何向他老人家解釋?”沈光景怕此事惹怒老爺子,不免露出些焦躁。

“實話實說,而且下個月,我會公開婚訊,正式娶柔兒為妻。”

金恩柔凝睇著男人英俊的側顏,眼神甜膩得快要拉絲結網。

Advertising

“你簡直胡鬧!三年發妻你說不要就不要,傳出去你的名聲就毀了!”

“虛名這種東西我從不在意,白小小從不是我想要的女人。”沈驚覺態度堅決,不見一絲悔色。

“沈叔叔,請您別責怪驚覺哥哥,要怪就怪我吧。”

金恩柔靠上沈驚覺的闊肩,泫然道,“是我不好,不該出現在驚覺哥哥面前......我明天一早就回M國去。驚覺哥哥,你也快和嫂子和好吧,我不想做拆散你們的罪人......”

“柔兒,不關你事。”

沈驚覺眸光沉沉,握起她纖細的手,“我和白小小徹底結束了,你已經為我忍了三年,我不會再讓你受委屈了。”

*

晚風清涼沁人。

唐樾帶唐俏兒來到月半河散心,坐上游輪欣賞華麗的都市夜景。

“大哥,你是在誅我心嘛!”

唐俏兒一臉郁悶地看著周圍的雙雙對對,“這裡可是情侶約會聖地!平時我都不敢來的好不好?!”

“是嗎?那這得怪你二哥,他說晚八點整會在這兒放煙花。”

唐樾優雅地抬腕看了下表,“五、四、三、二、一。”

砰然一聲,一朵巨大的紫紅色煙花破空綻放。

所有的小情侶都來到甲板上,河岸上也漸漸有人聚上來。

Advertising

“二哥的審美真是......很土狗。”唐俏兒嘖嘖搖頭,心裡卻暖暖的。

“想想那些年你收到的奇葩禮物,這個已經很有進步了。”

唐樾攬住妹妹的肩,輕輕攏進懷裡,“今天你的禮物還不止這些,大家都給你准備好了,堆了滿了你的房間。俏俏,愛你的人很多,把愛和時間留給值得的人吧。”

唐俏兒突然鼻腔湧上酸澀,感動得一塌糊塗。

而就在這時,一輛黑色邁巴赫停在人潮外。

沈驚覺牽著金恩柔的手走下車,夜裡風涼,女人嬌氣地緊著勁兒往他懷裡鑽。

“哇,好漂亮的煙火!驚覺哥哥快看呀!”

金恩柔在男人面前時常保留少女的純真,這也是沈驚覺最喜歡的一點。

反觀白小小,那不解風情的沉悶,過於木訥的性格,樣樣都不合他心意。

這三年來,她只有一個優點,就是足夠乖,足夠聽話。

可那有什麼用,她完全不是他想要的人。

兩人走到欄杆旁,突然,四朵煙花一齊綻放,在空中化作四個字——

生日快樂!

“呀,原來是有人過生日呀,不知道是誰能得到這樣的禮物好幸福啊。”金恩柔不禁發出喟嘆,很是羨慕。

沈驚覺驀地墨瞳狠狠一縮,心髒被無形的力量扼住,岑薄的唇抿成一條線。

Advertising

今天,是白小小的生日,所以這些煙花,會是唐樾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嗎?

忽然間,一陣清亮動聽的聲音躥入沈驚覺耳蝸,如此熟悉!

游輪從他們面前經過,而夾板上站著的一雙出眾的男女,正是白小小和唐樾!

“哎?是嫂子!她身邊的男人是誰?看著有些眼熟,兩人關系很好的樣子呢。”金恩柔裝出無辜無邪的樣子問。

沈驚覺俊眉間湧起化不開的陰翳,扒著欄杆的手背青筋突兀。

果不其然!

他們還沒領證正式離婚呢,這女人就迫不及待和別人共度良宵,投懷送抱了。那下午當著他的面哭得可憐兮兮的又是什麼意思?!

游輪轉了兩圈,停靠在岸邊。

等游客們散差不多了,唐樾才攬著唐俏兒的腰下了船。

“白小小!”

聽見呼喚,唐俏兒全身瞬間緊繃。

她一寸寸回眸,看到沈驚覺在一片幽昧的光影下大步流星向她走來,豐神俊朗的臉龐仍然攝她心魂。

可那有什麼用,她的愛情終於被這驚艷了她十三年歲月的男人親手毀掉了,她徹底愛不動了。

“他是誰?”沈驚覺臉色冰冷又壓迫。

“沈總的記性看來不太好。”

唐樾摟緊妹妹,笑意從容輕淺,“在商場上,我們可不止一次交手。”

“白小小,回答我的問題。”沈驚覺直接忽略唐樾,步步緊逼。

“我們已經離婚了,沈總。這位先生是誰,關你什麼事呢?”唐俏兒櫻唇輕啟,冷傲決絕地回敬。

沈驚覺神情驚變,他不敢相信向來乖巧可人的白小小竟會用這種語氣跟她說話!

“我們還沒有正式離婚,你就迫不及待和別的男人在一起了?”

聽聽!他先婚內出軌他還有理了?!

唐樾眸色一沉,正要上前卻被唐俏兒擋住。

她竟然衛護別的男人?沈驚覺更加不爽!

“我們還沒正式離婚,可沈總的白月光卻等不及登堂入室了。我眼見鳩占鵲巢都只字不語,沈總你有什麼資格阻礙我跟別人在一起?”

唐俏兒烏發迎風招搖,紅唇綻開嘲弄的笑,卻是他前所未見的漂亮驚人,帶著難以馴服的野性,“怎麼,只許你這前夫放火,不許我這前妻點燈嗎?”

這話真是夠難聽,懟得沈驚覺無話可說!

跟丟了的金恩柔這才追上來,見沈驚覺竟然還對白小小有留戀,氣得狠狠一跺腳,高跟鞋直接崴了腳踝,摔倒在地。

“啊!驚覺哥哥!我的腳好痛!”

沈驚覺這才回過神,忙轉身去攙扶倒在地上的金恩柔。

待他再看向唐俏兒時,兩人如一雙仙侶一樣,早就消失無影蹤了。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https://78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