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巷子裡,慕容鈺提著一把滴血的劍,逼近黑暗的一角:“是你自己出來,還是我拎你出來?”

   角落裡發出一陣抖抖索索的聲音,半晌後沒有人影露出來。慕容鈺跨前一步,劍尖精准地刺進骨肉裡,發出滲人的一聲。

   “啊!”一聲慘叫過後,一個狼狽的人影滾了出來。

   一身僕從的灰衣打扮,頭發亂糟糟地綁著,臉上抹了幾團灰,猛一看去還以為是叫花子。然而仔細看去,卻見那灰團下面,是一張俊秀的臉龐。那雙細長明亮的眼睛,也不是叫花子所有。

   此人,是沈雲志。

   “丞相府已經破了,你,你何必趕盡殺絕?”沈雲志抱著剛剛被刺傷的肩膀,又驚又怒地說道。

   慕容鈺懶怠與他多費口舌,手腕一抖,劍尖飛快點過沈從之的手腕、腳腕。霎時間,沈雲志慘叫的聲音響起,霎時間如同沒了骨頭的泥人,癱倒在地上。

   慕容鈺不再看他,而是提著沾血的劍,大步向前走。不過多久,這裡便會有人來,將手筋腳筋皆斷的沈雲志帶走。

   無憂閣的那只小鷹,正需要人來練手。所有這些得罪過鳳瑤的人,慕容鈺一個也不會放過,全都挑斷手筋腳筋,丟給那只小鷹練習解剖之技。

   “誰?出來吧!”慕容鈺走了一陣,忽然停下腳步,看向遠方某處說道。

   不久後,幾個黑色身影降落下來,排成一排,截住慕容鈺的前路:“鈺王爺,別來無恙!”

   “誰家的狗?”慕容鈺淡淡地道。

   “哼!少說大話!慕容鈺,今日你死定了!”黑色人影說罷,便一齊邁動腳步攻來。

   慕容鈺提劍抵擋,挺拔堅韌的身姿在月下翩飛,驚心動魄又動搖人心。

   “鈺王爺挺淡定的嘛?”只見慕容鈺攻勢密集,幾人占不到好處,不由得開始說話分他的心神。

   “眼下看起來是的。如果鈺王爺知道,他家那個寶貝蛋兒就在我們手裡,驚嚇得哀哀哭泣,還會不會如此淡定呢?”又有人說道。

Advertising

   慕容鈺一聲不吭,只是手下攻勢更猛烈了。今晚有大事發生,慕容鈺把無痕調走了,只留下無跡和蜻蜓保護豆豆。如果他們人多,豆豆只怕有危險。想到這裡,慕容鈺便知道不能等了,劍影密不透風,很快打退兩個人。

   就在他以為快要抽身時,忽然身後又跳下來幾個黑影:“我們來助你們了!”

   “那小崽子已經逮到了,如今只需要拿下鈺王爺了!”

   “那小崽子哭得厲害不?”

   “嘿,小崽子硬氣得很,被四哥切掉一根手指頭,依然是愣不吭聲。倒是他身邊的小書童,哇哇哭得厲害。”

   慕容鈺聽罷,直是胸臆中一片怒火,不禁長嘯一聲,奮力敵向眾人。然而他已是戰了大半夜,從太子逼宮,到屠戮安國公府、蘇丞相府,再馬不停蹄地搜捕潛逃之人,精力已經耗掉大半。

   面對越來越多的黑衣人,慕容鈺久攻不下,不由得心急起豆豆的安危,再不肯保留體力,直是發動猛烈攻擊。如此一來,正中了那些黑衣人的下懷,於是更加說一些豆豆遇難的話,擾亂慕容鈺的心神。

   “啊!老四,你小心點,刺到我了!”

   “老六,你砍到我了!”

   “不對,有人偷襲我們!”

   一門心思攻擊慕容鈺的黑衣人,突然亂了陣腳,只因為不知何時開始,便總是有暗器擊打在身上。雖然沒有造成直接傷害,卻恰好打在要命的時刻,使他們配合好的陣法亂了套,自己人打起自己人來。

   趁他病,要他命。慕容鈺雖然不知是誰暗中相助,但是他善於把握時機,趁著黑衣人自亂陣腳,猛地發動攻擊,唰唰幾劍撂倒兩人。

   黑衣人立時凜然,換了一個互守陣法,再次攻向慕容鈺。然而,黑暗中總是時不時擊來幾顆石子,擾亂他們的腳步。

   “在那個方向!老四,老六,你們去逮住他!”黑衣人中,一人發號施令道。

   於是,黑衣人中走出兩人來,躍身往陰影中殺去。

Advertising

   角落裡跳出來一抹纖細嬌小的身影,大半面容隱沒在黑暗中,僅僅露出一小片光潔潤白的額頭,竟然是名女子。

   “小娘皮,竟敢壞我們好事!”黑衣人只見女子手無寸鐵,頓時放下大部分心神,狠狠一劍刺了過去。

   誰知,對方卻是身形一轉,以一種極快的速度來到身邊,一拳砸在他腕間大穴上。黑衣人痛叫一聲,控制不住地撒了手,對方立即握住長劍,橫劍割破他的頸部大動脈。

   這一幕發生得太快,另一名黑衣人甚至沒反應過來,同伴便大睜著眼睛倒下了。這讓他頓時怒吼一聲,提劍攻擊過去。女子身形嬌小,動作格外靈敏,並且內裡不俗,沒過多久,便將黑衣人砍到在地。

   此時,慕容鈺的對手已經減少至四五人。女子抬眼看見,猶豫了一下,便縱身躍了過去,與黑衣人相殺在一起。

   慕容鈺分神看了她一眼,但見面容平庸無奇,本欲轉過眼神專心對敵,卻忽然發現她的眼睛看起來很熟悉,不由得多看了一眼。便是這一刻,對面的黑衣人刺來毒辣一劍,砍傷了他的手臂。

   “專心!”忽然,女從之喝一聲。

   明明是冷冽的聲音,慕容鈺卻從中聽出一絲關心。他壓下心中奇怪的感覺,凝神專心對敵。在兩人的合力之下,黑衣人很快全都倒下了。

   兩人不約而同地提著長劍,分頭在黑衣人身上補了一劍。等到一切歸於寂靜,慕容鈺忽然意識到,他在這名女子的身上,感覺到一絲久違的熟悉:“你是誰?”

   “王爺不應該先去救小王爺嗎?”面孔平庸無奇的女子反問道。

   慕容鈺盯著她的眼睛,漆黑沉靜,清澈洞察,讓人望進去便難以收回來。慕容鈺的腦中冒出一個想法,讓他有些激動起來,又問道:“你是……嗎?”

   “我不知道王爺在說什麼。”女子提劍轉身,來到最後一名黑衣人身前,彎腰掐醒他:“小王爺被困於何處?”

   “你想知道?”這是最後一名活口,他呵呵笑著,“我死也不會告訴你!”說罷,便要咬破牙齒中的毒囊。

   鳳瑤眼疾手快地卸掉他的下巴,熟練地取出他牙齒中的毒囊,而後把他的下巴裝回去:“想死?沒那麼容易!”

   不遠處,慕容鈺看著女子的動作,那干脆利落的手段,讓他不由得挑了挑眉頭。提劍抬腳,往女子身後走了過去。

Advertising

   “我說!我說!”黑衣人被鳳瑤一根根手指切過去,很快撐不住,說出一個地址。

   鳳瑤冷哼一聲:“死到臨頭還想騙我?”按住他的手,手腕下壓,狠狠切下他另一根手指。

   黑衣人大驚失色,心虛地大叫道:“我說得是真的!”

   “姑奶奶撒過的謊,比你一輩子說過的話都多,想騙我?”鳳瑤提劍在他身上捅了一個窟窿,“如果你想痛痛快快地死,就老老實實地說出來!”

   黑衣人還想耍花樣,每次都被鳳瑤識破,並狠狠折磨他一番。最終,黑衣人撐不住,說出來地址。鳳瑤果然守信,干脆給了他一劍,取了他的性命。

   “走吧。”鳳瑤起身對慕容鈺道,一邊說著,一邊抬腳往那邊走去。

   慕容鈺還在打量她,眼睛裡漸漸浮現出一絲驚嘆:“瑤兒,我竟不知,你還有這一面?”

   “王爺叫誰?我聽不懂。”鳳瑤氣他沒有保護好豆豆,才不肯認他。

   慕容鈺卻愈發確認她就是了,眼睛裡的光彩愈發明亮起來:“瑤兒,真的是你?你是怎麼回來的?”

   “先救豆豆再說。”鳳瑤見他居然認了出來,心裡也是有些甜蜜的,只不過此時不是敘舊的時機,故而閉口不答,加快腳步往豆豆困陷之處行去。

   誰知,潛入地方,卻發現豆豆不在,不由大驚。

   就在這時,忽然聽到一個氣急敗壞的聲音:“飯桶!都是飯桶!兩個小毛孩都看不住,還叫他們殺了我們兩個人!”

   “豆豆逃了?”鳳瑤眼睛一亮,連忙看向慕容鈺。

   慕容鈺朝她比了個手勢,兩人便小心退出來。來到安全的地方,慕容鈺道:“我們在附近找找。”

   鳳瑤點了點頭,兩人分頭而行,開始搜羅起來。

   搜羅過兩條街後,鳳瑤突然聽到一個巷子裡有一絲響動。於是,她提著劍往巷子裡走去。巷子並不長,僅僅十幾米深,什麼也沒有,除了一個小小的垃圾筐。

   鳳瑤走近垃圾筐,在一步之前站定,嗅了嗅味道,果然聞到一絲血腥味。眼眶不由得熱了,她的豆豆,竟然被斬了一根手指頭。慕容鈺,她跟他沒完!

   “是小王爺嗎?”鳳瑤輕咳一聲,低聲問道。

   垃圾筐裡沒有絲毫聲音。

   “是豆豆嗎?”鳳瑤又問道。

   垃圾筐裡仍舊沒有絲毫聲音。

   “鳳安如?出來!”鳳瑤心中感嘆小家伙的提防心,唇邊不由得帶了一抹憐愛。

   垃圾筐裡有了動靜,窸窸窣窣,垃圾筐被掀開了,露出來兩個相互摟抱著的小花貓。

   “你,你是誰?”豆豆把庭兒護在身後,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在月光下看起來,猶如警惕的小獸。

   “王爺一會兒就過來了,你們在這裡等他,還是由我送你們回鈺王府?”鳳瑤問道。

   豆豆抿了抿唇,不著痕跡地打量面前的這個女人。她長得很平庸,他從來沒見過她,可是她卻知道他的大名。他的大名,只有娘親、爹爹、外祖父才知道。她是爹爹或者外祖父的人?

   “我們在這裡等王爺。”這時,豆豆身後傳來一個聲音。

   鳳瑤皺了皺眉,對豆豆道:“伸出手來,我看看你的傷。”

   “你怎麼知道我受傷了?”豆豆護著庭兒往後退了退。

   “血腥味,你自己聞不見嗎?”雖然欣慰小家伙的警惕心,但是此時,鳳瑤卻不由得凶他道。耽誤了止血,回頭有他的罪受!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https://78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