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

冰冷刺骨的水倒灌進鼻喉,無法呼吸。

秦偃月感覺自己的頭被人狠狠地按住,無法脫離這冰冷的水下。

在掙扎中,秦偃月透過水恍惚看到上方那張猙獰變形的臉,那張臉上滿是獰笑,正死命將她向水下壓著。

力氣正以極快的速度消失,極度缺氧下,大腦也變得混沌。

如果不想想辦法,她必定會死在這裡。

她屏住呼吸,保留最後的力氣,放棄掙扎,任憑身體沉浸到水下。

按住她的丫鬟見她不再掙扎,終於松開手,衝著水榭亭上的女子笑道,“王妃娘娘,她已經死了,是失足落水而死。”

“做的好,這可是她咎由自取!”亭子裡的女人冷笑著,“快點喊人,就說七王妃落水了......”

她的話還沒說完,突然間臉色巨變,用顫抖的手指著那丫鬟身後,“海棠,你身後......”

叫海棠的丫鬟還沒來得及回頭,頭上受到重重一擊,還沒反應過來,人已經暈了過去。

秦偃月看著在水中倒下的丫鬟,拽著她的頭發,將她拽到淺水區來。

剛才,她重擊了這丫鬟的上星穴,致暈但不致死。

“你,你是人是鬼?”亭子上的女人驚恐地望著她,“你把海棠怎麼了?”

秦偃月冷笑。

亭子上那花枝招展一臉驚恐的女人,名為秦雪月,是這具身體的同父異母的妹妹,也是對她下毒手的人。

Advertising

“你覺得我是人還是鬼?”她上了岸,,冷風吹來,更覺刺骨難忍。

“你,你......”秦雪月往後退了幾步。

秦偃月眼神冰冷,她頭發散亂,偏偏那張臉上冷峻而凌厲,陰森可怕。

她一步步走到秦雪月跟前來。

“你,你想干什麼?”秦雪月嗓子發緊。

眼前的人,是秦偃月,又不是秦偃月。

她,絕對不可能有如此凌厲的眼神,也不可能會有如此殺氣。

這股殺氣,讓她心生恐懼。

“你別過來,秦偃月,你別過來......”秦雪月步步後退,退到欄杆處,終於,退無可退。

“看這天氣,怕是要下雪了吧?”秦偃月聲音輕飄飄的,卻帶著肅殺之氣,“你身上的大氅不錯,可否借我一用?”

她沒等秦雪月回應, 一把將她身上的大氅奪過來,披在身上。

真皮大氅遮住寒風,凍透的身體終於暖和了一些。

“你,你敢搶我的衣裳。”秦雪月只穿了單衣,被寒風一吹,凍得瑟瑟發抖,想要再搶回去。

秦偃月蹙眉,在秦雪月撲上來的空檔,找准她的膻中大穴重擊下去。

秦雪月心口一疼,想要反擊的時候,發現渾身無力,她臉色大變,“你對我做了什麼?”

Advertising

“啪!”秦偃月一巴掌甩到她臉上。

“你敢打我?”秦雪月又氣又驚又怕,她看著跟剛才完全不一樣的秦偃月,“你到底是誰?你,莫不是被水鬼附身了吧?”

“水鬼?你下去試試不就知道這湖裡有沒有水鬼了?”秦偃月聲音森森。

秦雪月聽到這陰森森的聲音,打了個冷顫,“你,莫非你想......你敢!”

沒等她的話說完,秦偃月用力將她踹到湖中。

伴隨著一陣尖叫,秦雪月落到了冰冷的湖水中,她膻中穴受制,渾身無力,無法自行離開湖裡,只能驚懼地掙扎著,叫喊著。

秦偃月看著秦雪月狼狽的模樣,冷哼:“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好好享受吧。”

秦雪月落水的地方不深不淺,是淹不死人的。

不過,也夠讓她吃點苦頭。

“這下,你滿意了?”秦偃月看著秦雪月狼狽的模樣,像是在自言自語一般,朝著虛空說道。

寒風刺骨,天空裡隱隱飄起些雪花,雪花落入湖水後旋即消失不見。

秦偃月快步離開這裡,循著記憶回到不遠處的七王府中。

她避開了下人,回到房中,將濕衣裳脫下來,又讓人准備了熱水和草藥,浸泡到熱水中後,這具已經被凍透的身體才慢慢緩和過來。

“為什麼不殺死她?為什麼不將她殺死?”腦海中那尖銳的聲音一直在吵鬧。

秦偃月嘆了口氣,匋了一瓢熱水,從頭頂上澆下。

Advertising

熱水滾滾而下,蒸汽氤氳,草藥的味道盈滿了整個屋子,聞著那熟悉的草藥味道,才覺得微微安心。

她本是生活在科技時代的一名普通人。

爺爺是舉世聞名的大國醫,他老人家死後,作為唯一的親人,她遭到了神秘黑衣人的追殺,黑衣人逼迫她交出爺爺的秘寶。

爺爺雖是大國醫,卻懸壺濟世,一生清貧,襪子都是縫縫補補又三年,根本沒什麼秘寶。

黑衣人將她抓到後,從利誘到折磨,她好不容易逃出去,卻發現黑衣人的據點是在孤島上,無奈之下,她跳海逃生,磅礡的海浪襲來時,她被卷入浪花中,等回過神來,就來到了這個鬼地方,還被人狂按到水中差點淹死。

“我爺爺是個醫生,我繼承了他所有的醫術卻因某些原因無法當一個像他那樣偉大的醫生。”秦偃月說,“縱如此,我也算半個醫生,醫生是救死扶傷的,不是殺人的。”

她像是在自言自語。

“你占據了我的身體,為什麼不幫我報仇?殺了她們,不殺她們,難消我心頭之恨,我的怨氣也難以消散,我不甘心。”腦海中,又是那個尖銳的聲音。

秦偃月將身子放平,讓熱水浸過頭頂。

她在水下憋了一會氣,又鑽出來,讓頭腦清醒一些。

“你都落到了這般境地,何苦如此執著呢?”

“我不甘心,我將她當成最好的妹妹,最親近的人,她,她......”尖銳的聲音帶著些許悲戚。

秦偃月聲音冷冷,“我占據你身體的時候,早已經沒了力氣,能逃離已經是幸運,何況,我已經融合了你的全部記憶,知道了前因後果,很多事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別人。”

“不,不是,我做那些都是為了三王爺,我原本與三王爺是有婚約的,他也是喜歡我的,都是那個女人設計的,三王爺如果知道真相肯定會幫我主持公道......”

“娘娘,三王爺來了。”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丫鬟的聲音,“已經到門口了。”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https://78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