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天空雷聲滾滾,南婉嚇得跌坐在了地上。

她身處的是鄉下老家一處老舊的房子,周圍堆放的是柴堆雜草。

屋內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她從小就怕黑,此刻忍著內心的恐懼摸索到門邊,用力的拍門:“有沒有人,開門啊!”

回應她的除了屋外瓢潑的大雨之外,沒有一點動靜。

她只不過進屋拿柴,竟被人鎖在了裡面!

舊房子四面都是牆,上方蓋的瓦因為老舊,時不時的有瓦片掉下來,只有木門這一個出口,可她卻怎麼也推不開。

“轟隆......”

又是一道雷,震破天空。

“咚!”

突然,有東西從上空掉了下來,砸破了房頂,發出巨大的聲響。

“啊!”南婉嚇得大叫。

屋頂被砸出一個洞,大雨落在地上,閃電從天空劃過,倒是稍稍將這原本黑到無邊無際的屋內照亮一些。

南婉驚恐的看到地上躺著一個人,還是個男人!

剛才從屋頂掉下來的就是他!

Advertising

從男人蜷縮身子的形態來看,他很痛苦。

“你,你沒事吧?”南婉隔著距離問了一聲。

男人沒有回應。

該不會是死了吧?

南婉心髒緊縮,忍著極度的恐懼慢慢上前,伸手打算探探男人的鼻息。

忽然,她的手被一把抓住。

她剛要大叫,便被男人捂住了嘴。

他從後抱著她,捂著她嘴的手又濕又黏,還帶著一股血腥味。

“放心,我不會殺你。”男人嗓音磁性,透著一股原始的野性霸氣,還有一絲克制不住的暗啞,甚至有些粗急。

南婉睜著驚恐的大眼睛,點點頭,意思是她不會再叫。

隨即,男人拿開了捂著她嘴的手,下一刻,男人卻驟然倒地。

南婉眼疾手快拉住他,可她的身體也被帶著跌在他身上。

下一秒——

唇出其不意的吻上了他的唇。

男人一聲悶哼,灼熱的呼吸呼噴灑在她鼻息之間,讓這冰冷的夜晚充滿熱意。

Advertising

“救我,我給你想要的一切!”男人呼吸粗重,透著無法克制的喑啞,在南婉耳邊呢喃。

“我,唔......”

南婉來不及反應,唇就被凶猛封住......

天空電閃雷鳴,閃電的光輝打在交疊的兩人身上,明明滅滅,又熱火朝天。

許久之後,南婉已經昏睡過去。

屋頂響起轟鳴聲,飛來了一輛直升機。

男人抬頭看向天空,深知這直升機是來接他的,他借著閃電的光,摸了摸身邊女人的臉。

光線很弱,他雖看不清她具體的樣子,但她的臉頰皮膚細膩,溫暖柔軟。

他取下脖子上一直掛著的玉佩塞到她手裡,這玉佩,是他們家族的傳家寶:“這是我們之間的信物,以後,你拿著它來找我。”

現在,他必須要離開。

南婉沒有醒,而男人爬上直升機放下來的梯子離開了。

......

黎明時分,南婉猛然驚醒。

昨晚的畫面在腦海閃過,男人粗重灼熱的呼吸在她耳廓響徹,讓她熱紅了臉。

她怎麼會做這種讓人臉紅心跳的夢?

Advertising

她一動,渾身酸痛,再一看自己渾身狼狽不堪,衣服只是蓋在她身上,並沒有穿。

腦袋裡炸開一道驚雷。

那不是夢,是真實發生過的事!

她環顧四周,除了她之外沒有別人。

男人已經走了!

她穿上衣服起身,稻草地上一攤血漬,分不清是她的還是他的。

昨晚男人受了傷,還被下了藥,她能深切的感受到。

可她的第一次也就此沒了。

她眼眶酸澀,抬頭通過屋頂的破洞看天,將眼淚逼退。

此時,天空現出魚肚白,被水洗過的天空清澈無雲,霞光開始泛濫,昭示著雨過天晴。

可她的心情卻停留在昨夜,烏雲密布,大雨磅礡。

她捏緊了掌心,一塊東西割痛了她的手,是一塊玉佩,這是那個男人留下的?

她用力一丟,將玉佩摔在地上。

奪了她清白,給個玉佩就把她打發了?

憤怒悲絕,所有情緒交纏著她,令她產生爆發力,她猛的搬起屋內一塊大石頭砸開了木門。

舊房子距離她家就只有兩三米遠,她踩著泥濘走回家。

推開房門,眼前的一幕刺得她腦袋電光閃爍。

她的男朋友竟然跟她的堂姐睡在她的床上!

地上,凌亂的丟了一地的衣服,他們兩個放在被子外的手臂一片赤果。

她的心鈍的一痛,像是被刀割一般,滴著血。

她在大學交往了兩年的男朋友戰蕭恆,在他們放暑假的時候,突然說要來她家鄉看看,拜訪她的母親。

她談男朋友是奔著結婚去的,想著總要見父母的,就把他帶了回來。

沒想到母親昨天早上剛好去遠方一個親戚家送禮去了,要隔天才回來。

她便自己招待戰蕭恆,堂姐聽說她帶男朋友回來,便熱情的過來,主動的幫忙她做飯。

吃完晚飯,堂姐催她去拿柴,要燒熱水洗澡。

鄉下燒的是大鍋灶,生火靠稻草和柴,洗澡亦是用鍋燒水洗。

誰知道她剛進舊屋,身後的門就被關上,還被上了鎖。

當時已經天黑,關上門之後,她什麼都看不見,也沒帶手機。又忽然下起大雨,她無法逃出來。

她莫名其妙被人關在屋裡,還被從天而降的人奪去了清白,本就身心皆傷,本想找戰蕭恆借個肩膀,哭一哭。

沒想到,他卻給她致命一擊!

堂姐南韶美先醒了,她似是受害者一樣驚訝的大叫:“怎麼會這樣!婉婉你聽我解釋,我們昨天喝醉了,我以為他是我男朋友,我才......”

戰蕭恆也被吵醒,他一眼看清此時的情況,又看到了渾身狼藉的南婉,他趕緊穿衣服,慌忙的解釋:“婉婉,我昨天以為是你......”

“別說了!”南婉低吼,眼淚決堤:“我們分手吧!”

話落,她轉身跑出去。

戰蕭恆著急忙慌的穿上衣服,趕緊去追。

南婉跑去了舊屋,她要撿起玉佩,找到那個男人,找他算賬!

誰知她剛進去,年久失修又被大雨衝刷一夜的舊屋突然“轟隆”一聲,整個垮塌下來,連帶著旁邊的舊房屋也塌了。

“南婉!”戰蕭恆嘶聲力竭。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https://78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