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市。

天橋下,凌楓提著一個破布袋,望著路過的膚白貌美大長腿美女,禁不住咽了口唾沫。

城裡的女人,這麼開放的嗎……

一小時前。

武當山上,草屋內。

“楓,這些年多虧有你這好徒弟,師娘我這才年輕了不少……”

一個絕美少婦躺在草席上,望著正給她按腳的凌楓。

伸直了玉足,嫵媚動人一笑道。

凌楓忙得滿頭大汗,“師娘,還不是你成天逼著我,在你身上練習玉足療法。”

林美嬌三十上下的年紀,皮膚細嫩得卻跟二十幾歲的女人差不多。

“今天可是你跟師娘一塊下山的日子,咱們准備好了就一塊走吧。”

“真要走啊?”

凌楓四歲就被師父抱到山上來養。

二十年的功夫,學玄門奇術、習江湖雜技,脫胎換骨,將老頭子那一身本事都給繼承了去。

可惜師父一年前就去雲游了,不知蹤跡。

臨走前囑托師娘林美嬌,讓她在一年後的這天,就帶凌楓下山,履行婚約。

Advertising

林美嬌掏出一沓婚約:

“這些都是你的未婚妻。”

凌楓傻眼了:“老頭子害我啊,這麼多未婚妻,我得見到猴年馬月啊。”

“還不是你師父關心你,所以這選了這麼多讓你挑,看上哪個就直接娶了唄。咱們先去最近的,天海市第一美女,蘇雪晴。”

林美嬌叉著腰,嗔聲道,“據說長得比師娘還好看咧。”

凌楓冷哼一聲:“我不信,我看老頭子就是成心想騙我下山。”

林美嬌笑道:“是不是真的,你跟我下山我不就知道了?對了,這是給你的。”

說完,遞給他一塊龍形玉佩,還有一塊黑色的月牙令牌。

“記住,龍形玉佩是你武當聖子的身份像征,是你師父給你的。這塊月牙令牌是我給你的,有它就可以操縱頂級殺手組織天狼殿,為你效力。”

“這兩樣東西,不到關鍵時候,不要拿出來,以免生靈塗炭。”

“我明白了。”

凌楓接下這兩樣東西,就跟著師娘出發了。

可剛一下山才發現,自己跟師娘……走丟了!

一小時後。

“完了,師娘真不見了。”

Advertising

凌楓嘆氣,“怎麼一下山,就沒人影了呢?”

沒了師娘,現在身無分文,連個饅頭都買不起。

不過第一次來到城裡,那股青春洋溢的氣息,那漂亮的路邊美女,還是看得他心曠神怡的。

“看來師娘沒騙我,城裡確實美女多……”

他正感慨著,忽然間,前面的人群中,衝出一個穿著漢服cospl ay的倩影,冷不丁攥緊了自己的手。

定睛一看,五官精致,穿著一套古風白色裙漢服,仙氣飄飄,身材修長。

“親愛的,你怎麼在這裡啊,我找了你好久啊——”

對方上來就挽住自己的胳膊,笑盈盈道。

“我認識你嗎?”凌楓一頭霧水。

“怎麼能不認識,你是我男朋友啊。”

對方明眸皓齒道,說著,還使勁朝他眨了眨眼睛,目光瞥向了不遠處,正盯著他們的兩個男子。

壓聲道,

“這位帥哥,幫個忙,我遇到了兩個流氓想要綁架我。現在假裝你是我男朋友,他們肯定不敢動我了。”

凌楓干咳,“美女,雖然我長得很帥,可也不是這麼隨便的人啊。”

“我給你錢。”

Advertising

“嗯哼?”凌楓一聽,挑眉,“多少?”

“兩百!”

“我的節操就值兩百?至少要……再加五十塊。”

對方一聽,嘴角抽了抽,覺得有些好笑,點頭道:“好,就二百五。”

可就在這時,不遠處兩個男子,似乎看出了貓膩。

又開始躍躍欲試,靠了過來。

“不好!”她俏臉微變,害怕極了。

這時,凌楓卻冷不丁地抱住了她的腰肢,用力一抓,將她全身都緊緊挨在自己身上。

她的臉龐頓時滾燙起來,嬌羞地說不出話來:“你……”

“收了你的錢,自然要演逼真點。”凌楓聳了聳肩說道。

這下,果然把兩人給唬住了,對視一眼就悻悻離開。

“好,謝謝你!”

對方這才從凌楓懷中掙脫出,丟下兩百五十塊後,紅著臉匆匆離開。

凌楓撇嘴:“城裡的女人怎麼這麼害羞,不就是摟摟抱抱一下嗎?”

午後,天海市,臨海別墅區。

雖然身無分文,但是凌楓記得師父跟自己提過,他在這裡有套房子,戶主填的是凌楓的名字。

“先在這裡住下,湊合一下吧。”

凌楓根據地址,找上了一棟最靠邊的大別墅。

拿出鑰匙開門,發現裡面空間很大,裝修精美,不像是沒有住人的樣子。

“莫非是師娘找到這了?”凌楓下意識以為是林美嬌,也就大大方方走進去。

這才發現裡面有間浴室,裡頭有個人正在洗澡。

透明的玻璃窗,隱約能看見那曼妙的身體曲線。

“今天怎麼這麼快回來呀?幫忙拿條浴巾給我,在沙發上。”

聲音非常好聽,可凌楓一愣,聽著有點不像師娘的聲音呢?但還是從沙發上拿了條黃色浴巾。

走到浴室外,稍微拉開一條縫,遞了進去。

“你直接進來吧,我洗頭呢,眼睛睜不開,手夠不到。”

對方說著,直接推開浴室的門。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https://78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