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凌子打馬而來,看看天空,不解的說道:

“王妃,咱們剛出來不到兩個時辰,現在歇息有點早啊。”

“不早了,去和王爺說,二小姐有點私事要辦,正好大家在此歇一會。”

“屬下明白,屬下這就去找王爺。”

留下這句話,小凌子騎馬,快速向隊伍前面而去。

“王爺,王妃讓屬下告訴您,原地休息一會,二小姐有點私事要辦。”

冷鈺不解的四下張望著,當他看到範家屯的路標時,頓時心領神會的點頭,

“好,通知下去,大家在此歇息吧。”

冷溪騎馬站在他身邊,聽著小凌子的話,顯得有些緊張,不過想來那範家夫婦也並不一定認得他,如果他們真的出現在這裡,他躲著點他們便是。

得到冷鈺的允許後,所有人原地休息,安安也從馬車上下來,洛藍對阿彩擺擺手,阿彩忙小跑著來到她身邊。

“阿彩,拿些碎銀子給二小姐。”

安安忙搖頭阻止,

“不要,只要六十銅板就好。”

洛藍不解的看著她,

“為何只要六十銅板?”

“因為奶奶當初給了我六十銅板,我只需還回去六十就好,如果我還多了,奶奶肯定會以為我拿銀子來買她對我的情份呢。”

Advertising

安安的話,似乎有那麼一絲的道理,洛藍很是欣慰的點頭,

“你能有心回去看看,那位奶奶一定會很開心的,走吧,娘陪你。”

言罷,她回頭對易成交代道:

“成兒,你陪著你義父等在這裡,我們一會就回來。”

易成重重的點頭,冷鈺在洛藍和安安即將走進範家屯的時候,來到她們身邊,

“娘子,你們快去快回,今天天黑前,咱們要到達京城。”

洛藍對他點頭輕笑後,牽著安安的手,和阿虹阿彩,一起向村子裡走去。

自打安安獨自跑走以後,大丫便把耽誤她發財的這個罪責加在了自己娘身上,時不時的給她說幾句難聽的話,還要時不時的對她數落一番。

對此,奶奶毫不在意,她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做人要問心無愧,無論生活多難,心裡不難就行。

就在早上吃飯時,大丫又因為一點小事在那嘟囔開了,範天成有些不耐煩的摔了碗筷,奶奶則拄著她的拐杖,回到了她自己的屋裡,兩個孩子被轟去學堂了,獨留大丫一人,坐在那生著悶氣。

“好好的財路擋了,還整天給我擺臉子看,我咋對不起你們了?還說我連累了你姐姐家,那是我連累的嗎?明明是他自己偷東西被抓了,和我有什麼關系?就算沒有我的事,他不還是得挨板子?”

她連著自己娘和範天成一起說,躲在西廂房中的老太太氣得不停的嘆氣,躲在正房中的範天成也是不停的抽著手裡的旱煙。

他實在想不明白,自己的婆娘怎麼就這麼不知足呢?那個黑衣人給她們的銀子,是讓他們好好照顧安安的,結果安安走了,本該還給人家的銀子,人家鈺王爺和鈺王妃沒要,她還惦記著安安的賞銀,每到吃飯的時間,都要叨咕一通,她忘了前天鈺王爺來家裡時,差點把她嚇死過去的事了。

“唉!”

範天成除了躲在屋裡生著悶氣,再沒有別的辦法。

Advertising

大丫的埋怨聲越來越多,他實在不想再聽下去了,他索性拿起自己的卦子穿上,他准備進山去撿些柴禾回來,省得聽她罵罵咧咧的心煩。

他推開門的瞬間,大丫便叫嚷開了,

“你要去哪?不願意聽我說話啊?那你倒是別干那事啊?”

“我干啥事了?所有事不都是你干的?”

“你敢這樣和我說話是不?你膽子肥了是不?”

大丫見範天成敢反駁她,一邊怒罵他,一邊脫下腳上的鞋,朝著範天成扔過去,範天成來不及躲閃,那只鞋,不偏不倚的扔在他的臉上。

他捂著被打疼的臉,彎腰撿起那只鞋,咬牙切齒的怒吼道:

“這麼多年,我沒動你一個手指頭,今天我再不打你,算我範天成枉為一回男人。”

說著話,他便准備衝過去,西廂房的門在此時打開,老太太用手裡的拐杖重重的敲擊著地面,嘴裡恨聲罵道:

“真是作孽,我咋生了你這麼個不孝子?放著好日子不過,整天罵罵咧咧,既然這樣,我老太婆不在你這待了,我出去要飯也不聽你的小話了。”

大丫見娘要走,以為她在嚇唬人,她甩著膀子,大聲喊道:

“好,你走,你走你就別回來,你不經過我同意放了那丫頭?你還有理了?前幾天那黑衣人來過了,他說了,要是找不到安安,咱們一家都要拿命來賠,你倒好,還在這出妖蛾子?你走吧,趕緊走,回頭那個黑衣人來了,我好有個交代,還有,要不是因為你,現在萬兩賞銀都到我手了,到那時咱們拿著銀子,遠走高飛,是不是也不怕人家來報復了,現在倒好,銀子沒撈著,每天還要提心吊膽,生怕別人來報復,你說我該咋辦?”

大丫娘搖頭晃腦的一邊嘆氣,一邊向大門口走去。

她覺得,她這個女兒,已經無藥可救了。

“娘,你不能走。”

Advertising

範天成見大丫娘真的要走,忙上前攔住她,

“娘,您這是要去哪?您這把年紀了,身子又不好,出去怎麼生活啊?”

“我就算是死,也不死在這裡,天成啊,你這個女婿我認,這個女兒,我死也不會再認了。”

說著話,老太太便准備往外面走,正在這時,洛藍拉著安安的手,出現在她面前。

“奶奶……”

安安在看到奶奶的瞬間,直接甜甜的喚了一聲,奶奶滿臉錯愕的看著她,頓時老淚縱橫的笑了,

“安安哪,你這是?這是找到你娘了,這可真是大好事啊。”

安安上前拉起奶奶的手,高興的點頭,

“奶奶,這還要多謝您呢,不然,我非餓死不可,我回京城路過這裡,特地來看看您,這是當初管你借的銅板,現在還給您。”

說著話,她從阿彩手裡接過那一串銅板,塞到奶奶手裡後,看著她身上的包袱,有些詫異的問道:

“您這是要去哪啊?”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https://78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