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發乎情止乎禮(大結局)

小姑娘的眼神讓人動容——這種不是一個人在唱獨角戲,有人並肩一起的感覺真的太好,就連季青臨都無法拒絕。

於是他點頭應下。

之後的某個周末,季青臨帶著慕好好一起入夢。

他選的節點是她八歲,和慕崇來最困難的那一年。

父親病逝,繼母卷錢逃離,兄妹倆一無所有。

季青臨以帶走慕好好為條件,直言慕崇來無論需要什麼幫助季家都能提供。

一開始慕崇來並不願意,他保護妹妹的情緒很強烈。

最後是慕好好說他願意跟著季青臨走,並且讓季青臨承諾,哥哥隨時都能去見她,她的戶口也一直跟著哥哥一起,慕崇來最後才在妹妹的安撫下接受這樣的條件。

有了季青臨插手,慕崇來這一次發家很快。

而慕好好跟著季青臨去了季家,他們彼此完全融入對方的生活,季青臨看著她長大,將她保護得很好。

八歲到二十歲,夢中十二年,他們是彼此的全部。

慕好好見證了季青臨的所有榮光。

季青臨參與了慕好好的全部成長。

直到擔心現實裡的身體會因沉睡太久受不了,在慕好好二十歲那年,他們結束了夢境。

這一次回到現實,可能是因為夢中帶著記憶,所以慕好好的混淆情況比第一次好很多,幾乎可以說是沒有。

Advertising

只除了變得十分喜歡粘著季青臨,讓其他人醋得不行。

這一點也在一個禮拜之後慢慢被改正。

第三個進去夢境的是沈聽瀾,但大律師並不著急,顯然是不想讓慕好好帶著和季青臨的親昵情緒跟他進去,所以中間間隔了大半年時間,沈聽瀾才正式開啟屬於他的夢境。

他選的節點是慕好好高中剛畢業,然後教她選律法,讀和他一樣的專業。

他在慕好好就讀於大學裡是名譽教師,有教學資格。

手把手的帶著慕好好進去他的圈子,小姑娘大學畢業後,去他的律所實習。

一點一滴,慢慢滲透。

不論是大學時期的老師和學生,還是實習期間的老板和實習生,更別論後面若是遇到有趣的案子,沈聽瀾就喜歡帶著慕好好模擬一把當事人的身份,說好聽點就是讓人身臨其境的模擬案件,說俗一點,就是滿足他角色扮演的惡趣味。

十八歲到二十六歲,八年時間,沈聽瀾三輩子都被壓抑的各種幻想總算得到釋放的機會。

離開的時候他意猶未盡,慕好好好話說盡,又答應了不少他特別想玩,但她一直放不開鮮少陪他玩的把戲,沈聽瀾這才十分勉強的同意離開夢境。

最後慕好好是哭著離開的。

……

等回到現實,就剩一個紀歐還沒實現願望。

他同樣選擇了等,一直等到慕好好二十二歲生日過了,他才帶著她進去新的夢境。

紀歐選擇的是慕好好讀高二的時候,但卻沒有馬上去見她,而是約定等高考後再來接她。

Advertising

一年多的時間,慕好好專心學業,紀歐去了國外——他想帶姐姐見識一下真正的他,而不是那個一直偽裝成奶狗模樣的紀歐。

等清掃完危險,坐上中歐最年輕教父位置,年僅十八,卻已經堪稱傳奇的紀歐才帶著他的姐姐去了中歐。

季青臨和沈聽瀾將慕好好場景成了公主,紀歐卻將她寵成了女王。

他教她玩槍,教她見識她不曾見過的世界,讓她認識真正的紀歐。

這一次,慕好好陪了成為中歐傳奇人物的紀歐五年,五年之後,年僅二十三歲的傳奇教父和他的妻子死於一起人為的車禍。

這是慕好好第一次從非自然狀態醒來,回歸現實,她的身體還不受控制的驚彈而起,然後被紀歐抱住。

少年緊緊箍著她,聲音低啞的喊:“姐姐,夢裡的我才是真正的我,我不是姐姐喜歡的奶狗,我一直是狼狗,姐姐,你不喜歡的樣子我都有,姐姐……還願意喜歡這樣的我嗎?”

慕好好用力回抱他:“小歐什麼樣子姐姐都喜歡。”

紀歐不相信:“那姐姐證明給我看。”

慕好好笑道:“還要怎麼證明,我陪你從生到死還不夠嗎?小歐,你是了解我的,如果我不喜歡你,夢裡那五年,我有無數次機會可以離開你。”

她拍了拍他的背,哄他:“小歐乖哦,不要胡思亂想,小歐自己可能沒發現,其實不論你在別人面前什麼樣子,回來我身邊的時候,你一直都是小奶狗啊。”

他是別人眼中的傳奇。

卻一直都是她眼中的乖小孩。

不論他多壞,不論別人多麼怕他,他都是她一個人的小奶狗。

慕好好在他臉頰親了親:“姐姐很喜歡小歐,小奶狗的小歐,小狼狗的小歐,不管什麼樣的,只要是小歐,我就都很喜歡。”

Advertising

“姐姐!”紀歐抱著人,聲音都啞了。

……

小奶狗之後,雙胞胎也分別又開啟了一次小世界,這一次他們不爭了,一個一個世界,乖得不行。

等到五個人的獨屬世界全部結束,現實裡的曲臨風和慕好好也到了可以領證的年紀。

最後還是季青臨奪得了身體掌控權,和慕好好一起去民政局把證領了。

當天夜裡,五個人都提議再進去一次小世界,這次要所有人都在。

慕好好認真想了想,然後同意了。

六個人的新婚夜,他們一起去了熟悉的世界。

這一次的節點是慕好好高三那年,所有故事的起源。

沒有人約定過什麼,但所有人卻都默契的當做彼此沒有經驗,按照原書的劇情走了一遍。

所有的一切都一模一樣,只除了……沒有人真正和好好走到最後一步。

哪怕再難耐,在這個世界裡,他們也沒有突破心尖上的姑娘最後那一絲淨土。

即便他們都知道,好好肯同意進來這個世界,就是變相的願意。

她願意為了他們改變她一直固守的底線,他們也願意守護她的世界。

從不斷修羅場不斷翻車,一路走來,就連季青臨也終於懂得了一個道理。

愛不一定要占有,有時候,為了對方學會隱忍和克制,才表示真正的成熟。

慕好好,我們愛你,願——發乎情,止乎禮。

(全文完)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https://78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