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列列車廂在群山之間蜿蜒,如龍蛇游走。

這是從大山深處開往濱海市的列車。

其中一節車廂內。

稀稀拉拉坐了十幾名乘客。

一名看上去二十出頭的少年,正在和坐在對面的絕色少女嘮嗑。

他的穿著樸素得過分,一看就是山裡的農村娃,藏青色的的確良襯衣上有好幾個補丁,下身是一條不知道什麼年代的黑色直筒褲,軍綠色的膠鞋,鞋底滿是屎黃色的泥巴。

不過,少年勝在樣貌還蠻俊朗的,尤其是那雙眼睛,異常純淨,像是雨水洗滌過的天空,不染絲毫塵埃。

這個少年名叫‘黃小龍’,的確是從大山裡出來的農村娃,正要去浮光媚影的沿海發達城市‘濱海市’闖蕩一番。

坐在黃小龍對面的是一個二八年華的少女,青春飛揚鮮活,穿著簡單的素色碎花連衣裙,黑色長直發如瀑布般垂在香肩上,沒有搽唇膏的櫻桃小嘴上,有著一抹天然的嫣紅,鵝蛋臉上鑲嵌著水汪汪的大眼睛,長長的睫毛不時眨動著,挺俊的瑤鼻,粉嫩的櫻桃小嘴時而上揚著,形成一抹美麗的笑靨,讓人看一眼就會深深沉醉。

肌膚白皙如羊脂玉,胸前的一對飽滿更是將連身長裙崩得緊緊的,讓人暗暗替她捏一把汗,擔心撐開了跳躍出來

“你是去濱海市打工還是求學啊?”少女饒有興致的看著對面的黃小龍。

這次少女是趁著暑假,和大學同學們一起去深山裡玩‘荒野求生’,不過她玩了幾天就感覺特無聊,因此提前買了車票,返回濱海。

火車上挺枯燥的,少女也不介意和坐在對面的黃小龍聊聊天,打發時間。

“我啊?”黃小龍的臉色變得肅然起來,一本正經的道。“這次我去濱海,可是擔負著全村人的希望呢”

“額?全村人的希望?”少女一臉懵逼。

“對!村裡人給我三個任務。”黃小龍的表情愈發冷峭嚴峻,“第一,我要賺錢!我要賺很多很多錢,給村裡蓋房子,蓋學校,修養老院我要讓村裡的孩子都能像城裡孩子那樣讀書,學文化學知識”

Advertising

一聽這話,少女肅然起敬,看向黃小龍的目光也是多了一絲敬佩之意。

“第二,我要討老婆!村長說城裡姑娘都是陽春白雪,漂亮極了,不是山裡的村姑能比的!村長讓我一定要娶城裡姑娘做老婆!”黃小龍依舊很嚴肅。

“噗~~~~~”少女忍俊不禁。

“第三,我要上大學,因為我們村從古至今,還沒出過大學生呢~~”黃小龍將自己擔負的三個使命一一說出。

少女很是善良,鼓勵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的!嗯嗯,加油!”

“我當然可以成功啊這三件事對我來說,真是太簡單了”黃小龍理所當然的道。“賺錢,我隨意賺個幾百幾千億就好;娶老婆,我勉勉強強娶夠幾十個就行了;讀書嘛,讀到什麼博士碩士,拿個雙學位啥的,也能向村裡人交差”

“額~~~”少女滿頭黑線,對黃小龍的那一絲絲敬佩之意,瞬間瓦解,心想,這人不是開玩笑就是腦子有毛病。

“你質疑我?”黃小龍瞪眼看著少女。“我可沒有開玩笑,你要知道,我是全村人的驕傲!”

“咳咳~~我沒質疑你那啥,換個話題吧,你這是第一次離開家鄉麼?你了解外面的世界麼?”少女適時轉移話題。

“我小時候去濱海市讀過小學啊,不過讀到三年級就輟學了而已還有,你不要以為我和外面的世界脫節了,其實我每個星期都會去縣裡網吧上網的,你們城裡人說的什麼‘666’,什麼‘啪啪啪’,我都知道是什麼意思呢。”黃小龍道。

“這這個和你聊天蠻費勁的”少女有些無語了。心說,這人可真是奇葩啊,一本正經的樣子卻淨說瞎話,該不會真是腦子有毛病吧?

“那你平時在山裡都有什麼興趣愛好啊?”少女又問道。

“我的愛好可多了。我最喜歡的就是研究符篆和咒語,沒事抓抓鬼,當然了,看相看風水啥的,偶爾我也玩玩”黃小龍如實回答道。

“我暈!這天沒法聊了!你這也太那啥了,還研究符篆,還抓鬼”少女決定不再和黃小龍浪費唇舌了。

根本就沒法交流了嘛!

Advertising

“你不相信?”黃小龍倒是來勁了。“這樣吧,我免費給你看看相”

“無聊。”少女將臉別開了。

“你的十二命宮都挺好的。要不,你把名字和生辰八字告訴我,我給你算算。”黃小龍不依不饒的道。

最後少女被纏得沒辦法,再加上黃小龍看起來也不是什麼壞人,因此她就把自己的名字,還有農歷的生日告訴了黃小龍。

少女的名字很清雅,叫做‘宋雨茹’。

黃小龍老神在在的掐指算了起來,幾秒鐘之後,他猛然驚叫道。“太好了!”

“我暈,你一驚一乍的干嘛?”宋雨茹被嚇了一跳。

“我剛才算過了,我們的八字很合啊!你聽我說,我們五行陰陽相配,出生的年月日時都層層相合,我們就是天造地設的鴛鴦蝴蝶命!”

黃小龍眼睛裡閃爍出激動的光澤,“你知道鴛鴦蝴蝶命是什麼概念麼?從命理上講,所謂鴛鴦蝴蝶命的雙方,生日的年月日時都可以相配,天干配天干,地支配地支,也稱為天地合。有這種八字組合的情侶會情深如海,一但相識就如膠似漆,不過卻是百年難遇。”

“是不是我說得太深奧了你不太懂?那我說簡單點,我們的八字合得不能再合,我們的感情好得不能再好,結婚後幸福得不能再幸福,男的旺妻,女的旺夫,反正結婚就好像公司上市一樣突然開始幸福的井噴”

宋雨茹簡直就要崩潰掉了!

沒搞錯吧?

感情?結婚?

這就談婚論嫁了?

寶寶根本就不認識你好不好!

Advertising

“太完美了!沒想到我在火車上就能找到人生中的第一個老婆!這簡直就是上蒼對我的恩賜啊!緣分,緣分啊!”黃小龍雙手做祈禱狀。

就在這時,旁邊隔著走道的座位上,一聲冷哼傳來。“神棍!小伙子,你消停消停吧,這麼欺騙女孩子,你好意思?”

“額~~”黃小龍循聲望去,只見隔著走道的座位上,坐了兩個中年男子,衣冠楚楚,一望而知就是養尊處優的人物。

訓斥黃小龍的,是一個四十來歲的禿頂男人,臉上有一種病懨懨的死灰之色,但雙目卻是銳利如鷹隼,頗有點上位者的氣勢。

禿頂男人身旁是一個與他年齡相仿,氣勢也是不俗的中年男子,一臉蠟黃,連忙低聲道。“算了,老洪,不要多管閑事,人家小年輕的交流方式,我們是不懂的。”

“我就看不慣這種裝神棍欺騙無知小姑娘的臭小子!”禿頂男人一臉憤懣,對宋雨茹道。“小姑娘,你別聽他的。”

黃小龍稍微看了這兩個中年男子一眼,然後搖頭道。“你們說我是神棍?呵呵,這可是誹謗來著按照我的脾氣,非得教訓教訓你們,不過呢算了,我看你們也挺可憐,你們病入膏肓,都快要死了,我何必跟你們計較?”

此言一出,兩名中年男子,身體遽震,彼此交換了一下眼色,都從對方的眼睛裡,看到了震驚和不可思議的表情!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https://78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