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言的手指在虛空中輕點,隨著神力湧動,八十一條元祖道則逐漸顯現。

景言在這八十一條元祖道則中選了一條,而後催動自身神魂力復制此條元祖道則。

在強橫的神力與神魂力作用下,一條元祖道則不過片刻時間就被完全復制了出來。元祖道則,閃動著特有的光澤,似是想破開虛空從景言手中逃離。但在景言的控制之下,一條元祖道則顯然不可能逃離。

“紀沄,這是一條元祖道則,你只需要將這條元祖道則吸收,便可立刻達到大帝層次。”景言看著紀沄國王說道。

修行者登入高維造極之境後,便可強行復制自己掌握過的元祖道則。然而,高維造極之境的修行者,在復制元祖道則過程中,需要消耗驚人的神魂力,並且自身的神魂體都將受損。

因此,高維造極之境混元大帝在一般情況下,都不會強行復制出元祖道則。

景言在登入七維造極之境時,也曾嘗試過復制元祖道則,當他發現自己若強行復制元祖道則會令自身神魂體受損後,他便放棄了這個念頭。然而,在登入九維造極之境後,景言的神魂體由金黃色蛻變成紫色,他再復制元祖道則,神魂體受到的影響便微乎其微了,並且即便輕微受損,也能夠很快就完全恢復。

這是景言的神魂體足夠強大了,哪怕復制元祖道則,他的神魂體也可以承受得住。

“元祖道則?”紀沄國王看著景言剛剛復制出來的元祖道則。

為了掌握一條元祖道則,她已經耗費了無盡的時間,仍沒能成功掌握。如今,景言隨手便制作出一條元祖道則。

景言等著紀沄國王吸收這條元祖道則,紀沄國王卻搖頭說道:“景言,我想通過自己的努力,掌握第一條元祖道則。若我自己可以融合出第一條元祖道則,對我以後的修行也會有很大的幫助。如果我現在直接吸收這條元祖道則,我怕以後在道途上將不會有太高的成就。”

紀沄國王說的話,讓景言略微的有些意外。而紀沄內心中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其實她是不希望看到自己與景言的差距太大,這個原因,也是她希望自己能夠在道途上走得更遠的首要原因。

景言尊重紀沄國王的意思,他點了點頭,收起剛剛復制出來的元祖道則。

“龍岩國的情況,還好吧?”景言又問。

“挺好的,天庭的大帝們因為你的原因,挺照顧龍岩國的。”紀沄點頭道。

“……”

Advertising

景言在龍岩國待了兩天時間,而後與紀沄國王道別離開。他,還會來龍岩國看望紀沄。而紀沄希望,下一次見到景言的時候,自己能夠達到達到大帝層次。

從第一景言混元離開後,景言又去焦源混元、火陽混元見了焦源大帝、火陽大帝等人,這些都算是景言的老朋友了。景言,也特意分別的給諸位老友准備了禮物,禮物是他們修行需要的資源,包括仙涅丹、等等極為珍貴的東西。

再之後,景言一個人來到了黑閻洞。

如今全混元都已比較穩定,景言卻不能完全放心下來。這黑閻洞,就是一個變數。

大虢大帝、巴圖大帝乃至四寂混元的四位混元之主,全都不清楚黑閻洞的歷史,也不知黑閻洞的來歷。景言在黑閻洞登入九維造極之境,他對黑閻洞內存在的東西,不能不警惕。

黑閻球已經被景言煉制成武器,可黑閻球究竟是哪裡來的?

景言基本上可以確定,黑閻球不是天然形成。除去明確了的不可能,剩下的結果即便看上去再不可思議,那也必定是真的。就是說,黑閻球最初就是什麼人煉制出來的東西。

那麼,究竟是什麼樣的生靈,才能夠煉制出黑閻球這麼可怕的物體呢?還有,黑閻懸崖底部池子內的瓶子,那瓶子竟是可以將連景言也只能勉強移動的紫色沙塵煉化成蘊含浩瀚威能的液體資源。

這一切,於景言來說,充滿了未知。

進入黑閻洞,景言將整個黑閻洞認真的細致的搜索了一遍,並無更多的發現,然而心中的疑惑卻又增添了幾分。

從黑閻洞出來,景言站在黑閻洞入口也就是那扇門外駐足了好一會。

“這黑閻洞,必須被時刻觀察。”景言沉吟著轉念。

“嗡!”景言將黑閻手串甩了出去,黑閻球手串迅速放大,黑閻球恢復成原本大小。

一顆巨大的黑閻球和八十顆相對小一些的黑閻球,將黑閻洞的入口套了起來。八十一顆黑閻球,圍繞著那扇門緩緩轉動。

“這樣一來,黑閻洞若真的發生什麼變化,我便可以第一時間感知到了。”景言看著黑閻洞入口那扇門,滿意的點了點頭。

Advertising

即便真的有什麼可怕生靈想要從黑閻洞出來,景言的黑閻手串,至少也能夠將對方束縛在黑閻洞束縛一段時間。

做完這一切後,景言返回鹿笙混元。

景言聖殿。

景錄南、楚憐星、高鳳、白雪、無暇、景雲、景冬雪,還有女媧娘娘、雷霆仙帝、夜月仙帝、九天神鳳等等與景言關系親密的人員,都一同參加了景言為他們所准備的宴席。

宴席上的眾人,他們雖然與景言關系熟稔,但大部分面對景言的時候,還是難免的顯得緊張。如女媧娘娘、雷霆仙帝等人,他們實在是無法做到完全不拘束。

宴席上,景言分別給眾人敬了一杯酒,感謝他們的一路陪伴已經在修行一途中他們給予自己的幫助。

這一場宴席,最終算是圓滿結束。

宴席後,景言將景雲單獨留了下來,他有一些事情與景雲交待。

從天元大陸到混元空間,每一處都有景家基地。景家子弟中,也誕生出不少具有極高修行天賦並在道途中取得矚目的成績。

而景雲,一直負責景家食物。尤其是在混元空間的景家,是景雲直接負責的。目前,混元空間的景家子弟主要分布在兩個混元空間,一個是第一景言混元,另外一個就是鹿笙混元。

“父親。”景雲恭恭敬敬的站在景言面前。

景雲目前是實力較強的混元大帝,但仍是普通的混元大帝,並未登入造極之境。在修行資質上,景雲比景冬雪略微差一絲絲。

“景雲。”景言緩緩出聲,頓了一下,他繼續說道:“最近,我花了不少的時間在認真考慮一件事。”

“從天元大陸那樣的低級世界,到混元空間這樣的高級世界。每一處,都有景家子弟存在。景家子弟中,湧現出了一些具有一定實力的修行者,但這還不夠。”

“你應該,加強各個世界、空間之間景家子弟的聯系。”景言看著景雲。

Advertising

“父親,各世界的景家,一直都是有聯系的。天元大陸的景家有好苗子出現,便會被接到神界神域。神界神域有好苗子出現,便會被接到混沌世界。只是,即便一些天資較高的子弟,想要達到仙韻冥空境也是很少很少。擁有成就仙帝資質的,就……”景雲對景言解釋道。

“現在的聯系不夠,你要加強上下之間的聯系。在資源上,可以自上而下的多輸送一些,讓下界的景家子弟能夠得到更多的修行資源。”

“具體如何做,我不過問,由你直接調度分配。嗯……我只說一個必須舉措。”景言輕輕凝眉道:“在各世界的景家中,開展競賽,目的是調動景家子弟的修行積極性。各個世界景家子弟的日子,有些太過安逸了,就因為沒人敢招惹景家敢欺負景家。這樣的環境,並不利於景家子弟的成長。”

“我說的競賽不是普通的比賽,而是要殘酷,甚至可能會有景家子弟因此死去。當然,獎勵也必須非常豐厚,豐厚到每一個人都渴望得到。”

“具體的獎勵,也由你負責安排。我會在混元空間,開辟出一個獨立的秘境空間。這個秘境空間內,放置的會是終極獎勵。比如珍貴的仙帝、混元異寶、頂尖仙術、魂術,乃至仙涅丹這樣的逆天仙丹、流星元祖道則甚至是造極舍利等等等等。在這個秘境空間內,有成就大帝的機緣,有登入造極之境的機緣。”

“景雲,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景言道。

“父親,兒子知道該怎麼做了。景家子弟的日子,確實有些懶散了。”景雲重重的點了點頭。

“很好,你接下來就著手處理此事吧。”景言對景雲擺了擺手。

……

一億年後。

大虢混元空間。

全混元的鎮混大帝,盡皆聚集於大虢大帝的這座混元空間。因為,鎮混會議召開的日子到了。

在此次會議召開之前,大虢大帝親自到鹿笙混元詢問景言,是否還要必要召開鎮混會議,畢竟那黑閻洞已沒了黑閻球,鎮混大帝再進入黑閻洞也不能再吸收黑閻球的元祖物質。

景言告訴大虢大帝,讓他正常主持鎮混會議,所以才有了今日,鎮混大帝們在大虢混元聚集。

大虢大帝、巴圖大帝、西寂大帝、滔機大帝等等,坐在大虢聖殿的主殿之中。

當景言到來,進入主殿時,所有人都同時起身,恭敬的向景言行禮問候。

景言笑著對眾人點頭:“諸位不必多禮。”

“大家可能心中有所疑惑,黑閻洞內已無黑閻球,為何還要召開鎮混會議。我告訴大家,黑閻洞內雖沒了黑閻球,但還有一種資源。這種資源對大家在修行上的幫助,還要超過黑閻球所蘊含的元祖物質。”景言說道。

聽到景言的這番話,在場眾人盡皆動容。

“我能夠登入九維造極自己,便是因為此種資源。”

“只是,進入黑閻洞的規則,要更改一下。每隔億年時間,進入黑閻洞的名額只能有一個,因為我說的那種資源數量有限,需要漫長的時間來慢慢的積累。”景言環視全場。

“景言大帝,進入黑閻洞的名額只有一個,該如何分配呢?”西寂大帝看著景言問道。

“諸位,我覺得我們應該尊景言大帝為景言劍神。我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大帝這個稱謂太過普通了,而景言大帝則是我們之中唯一的九維。景言大帝善用劍法,稱劍神很好。”巴圖大帝突然提議說道。

眾鎮混大帝聞言,都紛紛點頭,覺得巴圖大帝說得有道理。

“景言劍神……”大虢大帝卻是有些沉吟,似乎覺得這個稱謂不能體現出混元修行者對景言大帝的尊重。

眾人又都看向大虢大帝。

“巴圖大帝說得很有道理,但我覺得,或許稱乾坤劍神更好一些!景言大帝的仙術,為全混元第一仙術。這劍法仙術名字,叫乾坤劍法,所以我們稱景言大帝為乾坤劍神,應該很合適。”大虢大帝將巴圖大帝的提議完善了一步。

“乾坤劍神,這個好!”

“我同意!”

“那我們一起,拜見乾坤劍神?”

鎮混大帝們一同起身,向坐在上首位置的景言大帝齊聲道:“拜見乾坤劍神!”

景言揮手笑了笑,他對於這些稱謂、尊稱等等並不在意。

“諸位,我們繼續說說關於黑閻洞進入名額的事吧!”景言示意眾人坐下,笑聲道。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https://78novel.com